登录  |  注册  |  中文版  |  English
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会展资讯  >  媒体报道
武林红毯|如何做强浙江电影?前华谊副总裁叶宁:聚集所有力量到类型电影上
来源 : 瞄电影 发布日期:2020年11月17日 浏览量:

武林红毯|如何做强浙江电影?前华谊副总裁叶宁:聚集所有力量到类型电影上

昨天 20:45陆芳 郑天一

近日,2020年“AME·武林红毯 第一届全国高校毕业云展闭幕系列活动”在杭州武林广场-浙江展览馆举行。

据悉,本次活动由教育部高校戏剧与影视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指导,杭州市下城区委、下城区人民政府和全国多家院校共同主办,杭州市下城区天水街道与AME影视计划执行举办。

活动分为五大单元:影视行业论坛、高校学术论坛、AME武林红毯、全国高校毕业云展闭幕晚会以及毕业作品展映。

其中影视行业论坛邀请了文化领域前沿产业投资人曹雨、王义之、叶宁、陈肃、茅弈恒、巫远征等产业嘉宾,以《数字时代下的新产业,新人才,新环境》为主题,共同对影视行业当下现状与未来格局进行了全面分析与深入探讨。


1.jpg

瞄电影记者独家专访了参加此次影视行业论坛的嘉宾叶宁,和他聊了聊如何讲好浙江好故事,做强浙江电影的话题。


2.jpg


叶宁是国内著名的电影职业经理人,曾任万达文化产业集团副总裁、五洲电影发行有限公司董事长、美国AMC院线董事。后入职华谊兄弟,担任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、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。

叶宁担任制片人和出品人的电影包括《煎饼侠》、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、《夏洛特烦恼》、《寻龙诀》、《唐探1》、《芳华》和《前任3》等众多成功的片子。


3.jpg



4.jpg


2017年9月,《八佰》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举办发布会,当时作为出品方华谊兄弟代表的叶宁曾表示:“相信《八佰》会是中国战争类型电影的新高度,将会开创中国战争电影的新纪元,华谊兄弟电影将为这部电影全力以赴。”


5.jpg


今年4月,华谊发布公告称,华谊兄弟董事、副总经理、影业CEO叶宁辞职。

今年8月21日,《八佰》终于上映,至今已获得31.12亿票房,成为影院复工真正的救市大片。

据悉,离开华谊后,今年7月叶宁成立了新公司青崧影业,继续从事电影行业。

瞄电影记者:可否介绍一下您的新公司?

叶宁:现在开始换了一个角色,创立了新公司,名字叫青崧影业,是一个很简单的公司。

创立的目的就只有一个,贴近到创作者,特别是和年轻的创作者在一块,然后去孵化优秀电影。

我做判断和转变是基于是这两年来的思考,中国的电影已经发生根本性改变。第一个是数字化或者多屏的时代,平台越来越强大,是在重塑原来的市场。不仅只是网络电影,是在平台上和观众连接,包括电子购票也是某种数字化的连接,电影和观众联系更加紧密,这个体现出来就是观众的审美要求和对电影内容的要求,快速的陈述、快速的提高,这是第一个比较大的趋势。第二个大的趋势是内容越来越重要,特别是中国的故事。中国优秀的好的内容,才会引起大家的反响和共鸣,从而成为黑马,形成突破。

在这种全新的环境下,对我来说,对于一个这么多年的电影管理者和制片人,就越发觉得和创作者要贴得特别近才行,这才是未来的可能性。

瞄电影记者:这也是您来参加这次活动的原因吗?

叶宁:对,不仅参加活动,我自己也变成比较轻姿态的一个公司的身份,或者是进入到这些创作的人群中去变成一份子,你才会发现更多的可能性。

原来是做大企业的高管,那时候我就觉得创作传递到我那儿会有折损,特别对年轻的创作者,有可能压根都不会递到我这儿,中间很多环节一个环节就被消耗掉了。

现在我以一个独立制片人的身份,包括我们现在合作的伙伴,都是很热爱电影,也很有经验的一帮制片人,进入到年轻的创作者,会觉得大家在零距离,面对面地在沟通很多想法的可能性。

我得这个公司成立才几个月,很年轻,但我觉得就像打开另外一扇窗户,原来是打开窗户,隔着窗去看外面的风景,现在像推开门直接走进花园。

现在这种转变在于我觉得内容是最重要的,特别对于年轻者创作的内容。我们的经验在于我们丰富的资源和丰富的原来对市场的判断,我觉得去赋能这些优秀的年轻者的创作的可能性,可能是以后内容生产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形式。

瞄电影记者:你们公司会做哪些优秀的内容,题材类型会怎么样?

叶宁:中国电影类型化非常弱,经常会有人问,哪一类类型题材会成功?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不是问题,因为中国不存在任何题材,只要是好内容,只要是符合市场的,能让观众共情,人物和故事能吸引人,都会很成功。

这几年在中国电影市场上,好的作品有时候你如果按照一个类型的标准去看,会发现存在非常大的多样性。有可能我们的一些类型是比较剧情化的类型,情感性的类型,也有可能在国外它可能是偏艺术性的类型,中国也取得极大的成功,特别是一些现实主义的题材。

我觉得在目前还不够成熟的类型化和产业情况下,更重要的是要坚持到回到电影创作最本身的一些东西,就是内容,内容的核心就是人物和故事。只要你抓住这个东西,成功率会更高。

瞄电影记者:您在万达和华谊这两家国内著名的电影公司有过辉煌的履历,这两家公司各给您带来了什么样的宝贵经验?

叶宁:这种经验是蛮重要的,就是你实际上投资过大的作品,或者很复杂的一些作品,都去参与过。在面对创作或者市场的时候会更清楚,会比较冷静地去思考。这不仅是你的资源和人脉这方面的问题,你会去想哪些更有可能性,就不会去随着那种市场哪里火就去哪里,不会盲目。

中国电影市场呈现了这个世界电影市场最可爱的形态,对于一个观众来说,他就是看电影本身,你的人物吸不吸引我,你的故事吸不吸引我。并不是因为谁导谁演谁发行,就一定能成功。现在的电影市场完全靠口碑,有可能昨天这个创作者大家不知道你是干嘛的,今天你的电影是一个非常好的电影。好,你就火了,我们就喜欢这个电影。现在电影回到了非常纯粹的一种情况,这个时候反而有更多的可能性。

但它的背后,我也在反复强调,在现在中国的成功电影的背后,有些逻辑是共同的,和在成熟的市场发生的事情是一模一样的,包括类型化电影的类型化的语言,坚持创作,深挖塑造人物本身和故事结构本身,这些电影背后的功夫实际上是一模一样的。

这些东西在原来的产业经验里是至为珍贵的东西,就是一种匠心,那种对电影的执著和热爱。

你吃这碗饭首先就得把工匠活做好,对创作者来说,你首先得把内心话给琢磨出来,才可以做艺术电影。首先得把一个类型做透了,才有可能成为大师。

瞄电影记者:您觉得浙江电影可以从哪个方面突破,拿出与浙江经济和文化匹配的好电影? 您对浙江电影的创作和生产,有何有益的建议?

叶宁:浙江是个特别好的地儿,对中国的电影产业功不可没。我们说浙江电影,第一个就想到横店,这么一个山沟沟还做出这么大的产业,这是不得了的。

浙江现在有一些新的影视表达的方面,随着电商的崛起,通过短视频表达,也有很多的创作人才,还有包括在电视剧的生产方面。

我觉得浙江只是还没等到一部能代表浙江电影的作品出来而已。像今天到展览馆,我看门口也有西冷画社的画展,西冷映社多牛啊。每次来到杭州,都对这些文人先贤充满着敬仰,都是很了不起的,这是一个文人荟萃的地方,它必然有这个基因。

对年轻的创作者,包括这次活动,高校的这些创作者,年轻的创作生命力,我觉得都是未来的可能性。我需要去和他们交流或者大声疾呼的,是希望他们要坚定一些方向,特别对于我们在谈的是大众电影或者商业电影这一块的话,一定要坚定一些方向去勇于表达,把它表达透。有可能他们哪天拍摄的电影,就代表着浙江电影。现在这些学生创作者,实际上大家在同一个起跑线上,有可能你这还有后发的优势,对吧?

还有,文化发展和经济并不一定是正相关的,而和你的气氛和文化才是最重要的。

电影是一个创意行业,是一个关于人的行业,如果你要做好浙江电影,首先要人文荟萃,人能聚到你这儿,他们能相互碰撞,然后一定就有好的开发结果。 所以这方面,我觉得第一个是要聚集人才,聚集人才不一定是给硬件,不一定是给你房子给你钱或者怎么样。有良好的环境就能使这些最优秀的人才愿意到这儿来去投入创作,这个非常重要。很欣喜的是,从去年到今年,我看浙江非常重视,也做出了很多尝试和措施。

第二个还是要统一观念。现在面对这个电影市场,最大的可能性是在哪儿?我反复强调是在创作是在人。第二个是怎么去创作,这更重要。要坚持类型化的创作,这是不能再犹豫了。很多人会谈到艺术创作,对吧?艺术电影和我们现在谈的大众电影或者商业电影是不冲突的,但对于中国现在要做电影工业的强国,一定要强调产业化和类型化,而不只是强调简单的艺术,这会误导很多年轻的创作者,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。

浙江的整个环境应该朝着类型化电影的角度去考虑,很明确要提出这个要求,包括所有的论坛和所有的创作就围绕着类型化电影去思考。

类型化电影的做法和艺术电影的做法是不一样的。商业电影就是要使观众舒服,一个冲突,接着一个冲突去做创作,两者的理论体系都是不一样的。我在各种场合,都在说我们的类型化电影,包括很多已有共识的专家也好,导演也好,大家都很清楚,必须走这条路。

如果浙江要做好的电影,必须所有的力量要聚焦到类型上,要聚焦到产业上面去,一定就会大有作为。

瞄电影记者:《八佰》是您在华谊时开始拍摄制作的,现在这部片子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您是不是也很高兴?

叶宁:前两天和国外的朋友打电话,他们说在网上也看到(《八佰》)了,很感动。我觉得这部电影需要所有的中国人,全球的中国人去看,因为《八佰》真的是一部能连接大家情感的好电影。我觉得我们这帮人当时做电影(《八佰》)的时候,的确是超出了电影本身的一些情感,所以《八佰》能获得成功。三十多亿票房,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,我觉得真不重要。我觉得对于我做电影来说,我完成了一个很重要的使命,我觉得特别牛,特别骄傲。

瞄电影记者:您未来有计划想做一部超过《八佰》这样的作品吗?

叶宁:这太难了,如果是《八佰》这样的作品,说句实话是与有荣焉。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在特殊时期,这么一个特殊的团队,特别是管虎导演和他的创作团队,我觉得挺了不起的。这种经历能不能再有第二次,要靠命运的垂青。

我现在需要做的是和年轻人一起创作,先从简单做起,做一些小而美的一些作品。然后再随着中国电影得越来越自信,越来越强大,有可能哪天还有更大的作品,对吧?顺其自然吧。

浙江展览馆 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浙ICP备 16043659号